天壤之別 陳熾

怱怱走向提取行李的廊道,才離開候機室不遠處便隨即聽見,從正中央旅客休憩的地方,斷續發出叮噹作響的聲音,原來無數五彩閃爍耀目的吃角子 “老虎機”,早巳經急不及待地向著每個過客伸出那招引的手。如此我知道自己當下是身在何方了。

將酷熱乾旱之地變成綠洲不夜城,在沙漠插入一棟比一棟更高,極盡奢華的旅館,這個城市已經達到了它的存在目的。那就是要把人眼目的情慾,今生的 驕傲赤裸裸地向世界披露,讓巨型HD大螢幕的半裸女郎,穿低胸的侍應,賭場的架勢,大排長龍的食肆,剌激起踏入其門的人,體內每一條感官神經,使人亢奮之 間,一瞥又復一瞥,最終有誰能抵擋得住今宵美酒佳餚,聲色亮麗的舞榭歌臺呢。「罪惡城」(Sin City) 這個名號沒有令人產生罪惡感,也可以算是商業文化的最高成就吧。

經過一所皇宮式的賭場,悄然留意到在某個角落獨坐的一位中年太太,她左手端著快喝盡的酒杯,右手撫弄著連串的籌碼,悵然注視隔桌偶爾傳來的哄然大笑,但週 圍嘈雜的聲浪卻掩蓋不住,她那雙寂寞又沉滯的眼神。為此情景我感到困惑,究竟多少人在這種場合找到真正的歡樂? 還是不自知的,無可奈何的等待著悲劇的誕生。

我緊握著妻子的手。「咱們趕快離開吧。」我開始感到渾身不舒服,覺得沒法投入,心也有點慌亂,因為不想去測試自己的意志被震蕩挑動時候的承受能力。我問她在被調派公幹的幾個月期間,是否常來。她回答說是頭一次。

一次就夠了。我們帶著這般共識,於是攜手推開那道沉重的金色銅門,衝破背後繁華的蔽障,逕奔到另一個方向和高度。

四小時車程,路轉峯廻,隔著車窗,再也看不見山谷底下的攘鬧,在海拔七千呎的山麓,我們的耳目反而變得更精明了。當站立在延緜兩百多哩大峽谷Grand Canyon 的峭壁斷崖旁邊,觀望無涯的雲端,吸納清潤的空氣,萬籟沉澱,我的心靈倏然感覺飄飄上昇,是一種由肅穆、飛揚、自由調和之後所結出的謐靜,是因為我在此地 完全能感悟到上帝的雄奇偉作,而對之產生敬畏和膜拜,並且內心更存有莫大的激情,縈思宇宙之主,竟願降卑,成了人的樣式,展示衪對人類的愛,叫我們因接受 衪而脫離卑賤,恢復崇高的性靈。

然而所見,人總是要標榜「人工」,而否定「神工」,解說成一切都是從進化而來。人進化到一種程度想把自己也當神了。

一個祗活在物質生活層面的人,拒絕探討生命之源,認識真理的人,也無法領會「天壤之別」的實質意義,猶如沒有靈性的動物也永遠無法参透人心的思念。所以終 結的問題是: 既然人具有靈性,和超越物質宥限的潛能,為何我們還一直在地上打滚,寧可擴張自己的動物性,而蓄意漠視追求屬靈的高度?

打破這個予盾,就是找到生命意義的一個起點。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s

Join our newsletter!

Get in touch with us!

Facebook (USA) & Weibo (China)

Like or Follow us through social media. We often update through our vast network. Have a comment or question? Ask away.

Contact Us

Majesty Multimedia

Email: Use Contact Form
Tel: 123-987-6655

Languages


Maintained by ITF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