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老鼠與老貓 陳熾

一 個提著掃把,在前方墙角不經意地左右擺動,另一個揭起了蒸氣嬝嬝上騰的長方型鋁質蓋子,而視線卻不約而同從對邊的角度如鐳射光一般描準我的腑腹。當時這個 位置,剛好又是我手中平擺著那碟盛滿酥炸鷄腿、清蒸鱸魚塊、紅燒扣肉….吃完又可以再捲土重來的「包肥」Buffet餐盤。 



但我感覺一直被注視、真是莫明其妙。 



殷切地排隊等候阿拉斯加大螃蟹的人特別多,使窄長的食廊交通呈現混亂阻塞。我急於閃避的是正面闖過來那位體重肯定超過200公斤的美國中年男子,豆大的汗珠從他額際滴下两端臌脹的腮頰,且邊走邊嘴嚼,巍巍顫顫地向前蠕行,像一頭剛上岸又饑餓又想交尾的「海象」。 



怱怱走回卡座,但入口點早已經有穿制服的人在站崗,我立時感到進退危艱。 







「先生,我認得你,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聽得出是温州人的鄉音。 



困惑中,我暗地裡質問自己是否觸犯了某項禁止食客一次過不可以拿太多的新規矩。但拉近距離後的相覷,使猜疑的心情稍為鬆弛,特別是面對站立身旁两位體態弱小,又腼腆、又矜持的年輕女子。 



大概等不及我從錯愕中清醒過來,相貌較為穩重的那位終於鼓起勇氣,但聲音有些震抖的說: 「請告訴我們怎樣可以拿到綠卡居留。」 



算一算有數不清不願意露面,而透過第三者問我這個難度極高的問題。但像這般直截了當,向執法者公然亮相,披露自已黑掉身份的塲面還沒有遇見過。 



難度高,往往並非是因為移民法規各項條欵複雜的解釋與應用。更難的是如何有智慧地向提問的人,直言質詢,他們那種純粹從經濟利益觀點去建構生活藍圖的功利意識,卻絲毫不考慮,也不理會違規行為背後深層的道德,文化意義,而作出合乎情理和法理的忠告。 



似乎在倒反不正的民主觀念前提下,「大家都這樣做也就無妨」Majority Rule, 或者是「大家都默認接受就是合法化前奏」的論證,深深削弱了人對違返法紀的敏感度,產生了反正超過一千萬人都在偷天換日,暗渡陳倉,那麽多我一個案例也算不了什麽的自我紓解。 



這 種理念的延展,久而久之,放而遠之,逐漸翻轉了眾人對社會和個人價值觀念的位置,於是當大企業虛報賬目而倒閉,投資者損失惨重,但中飽私囊的總裁們相信絕 不會因此而失眠,如同這個年頭,同性戀者也無所慚畏地挺胸而出,要求改變人類家庭的基本結構,還有林林種種的色情網頁有如百家争鳴,集體都揚起人性自由解 放的旌旗,其實無非是用來遮蓋著自身許多的醜陋。好像動過整容手術的「罪」,再經過濃粧抹艶的粉飾,更展現出它的嫵媚和任性,所以一舉就登上現代社會偶像 的寶座。但「罪」畢竟是罪,它的本質還是改不了。 



看我心不在焉,雙目反複注視被冷落已久的鷄腿的不忍表情,两位小姐有點知難而退,侷促的對話自然也失去了原有的意義。 



對我來說,搞身份請找律師,或其他法律援助,但我不介意跟別人談談另一種身份和名份,那就是比綠卡更徹底,可以使生命轉換成新格調,新形態的價值取向,從裡到外,煥然一新的福音訊息。你願意聽聽嗎?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s

Join our newsletter!

Get in touch with us!

Facebook (USA) & Weibo (China)

Like or Follow us through social media. We often update through our vast network. Have a comment or question? Ask away.

Contact Us

Majesty Multimedia

Email: Use Contact Form
Tel: 123-987-6655

Languages


Maintained by ITF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