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

異鄉人的心境往往是個謎,大部份的謎底深深被埋藏在潛意識裡,絕對不容許別人,甚至是自己來揭曉。直到有一天……. 



「請站立,舉起右手。」護理員用中文向他傳譯我的指示。接待室擺了一張長桌子,臨時變成了小小一個辦公室。 



看來他的行動舉止頗為敏捷,腰挺得很直,沒有半點老態矓鍾的樣子,也察覺不到任何殘疾人仕的癥狀。宣誓入籍儀式剛完畢,擴音器傳來一陣廣播,護理員疾步離開房間,剩下我們埙個人呆呆的坐著。 



「按你的年齡和身體狀,住在這所老人療養院是乎有點過早?」終於忍不住發出這個疑問。 



他的眼睛閃出亮光:「想不到你會說華語。」「我會,但辦公的時候政府規定要使用英語。」我回答說。 



每次因公幹或探病到醫院、老人院,挺不舒服的是聞到那種悤力殺菌的藥水味道,而這個地方藥味特別濃,一陣子喉部就感覺很乾癟,癢癢的忍不住想咳嗽。 



「是醫院把我送來這裡,因為我自殺被救回來,死不了。當時用刀想插入腦袋,卻剌不過頭骨,但血很快濺滿了全身和地氈,我終於昏迷過去..…..」 



還 沒聽他說完,空氣就好像突然凝結起來,直接感到自己肺部急速地一下收縮、一下擴張,心律也開始不規則的跳動。我把視線移開,避免情緒被徹底感染。像無意間 把別人剛縫合的傷口碰撞裂開,他固然很痛,但我也絕不好受。然而想起心理輔導的訣要,若留心聆聽別人傾訴內心的苦悶,便可以為受創者帶來癒療,我很願意抓 住這樣的機會。其實他早就不在乎我的思惟反應,低著頭,繼續那沉重的獨白: 



「三 十年前我帶著妻兒來到芝加哥,在親戚的幫忙下開了一家餐館。我拼老命每星期七天工作,忙得一頭煙,幾年後又多開了另一家,總算暧到一口飯吃。我和妻子的感 情早就不好,一天到晚吵架,我逐漸發現我根本沒有愛過她,她也坦白對我說同樣的話。等孩子們長大後,我們終於協議分手。兒女陸續搬到別州去,像斷了铫的風 箏,一去不返,以後再沒有太多音訊。我一個人繼續獨自經營,但由於競暧太大,生意萦不下去,祗好宣佈破產,賣了樓房還債,最後剩下埙手空空,失去了親人, 也沒有一個朋友。先生,我是個絕了望,生不如死的人。」 



的確,對於這位身陷絕境,以求死來解脫一切苦痛的可憐人,悲憫的眼目是我唯一能夠付出的安慰。他需要的是一種更深切的愛,超乎人間浮淺的同情,而是完全的體諒和擔代,祗有這種愛才能撫摸、醫治那心靈最深處,不時隱隱作痛的傷痕。 



生活中,經常遇上不少相同處境的異鄉人。他們當初離開了家園,帶著滿腔熱情與理想,到外地闖一番天下,無奈歲月銷磨,被現實的重犇壓得喘不過氣,原來遠大的襟懷,越縮越小,變成衹顧目前的短淺和沉滯,再自覺生命日漸沉落如暮色西斜,前景真是一遍黯淡、迷惘。 



幾 個星期過後,隨著「生命之歌」音樂佈道團在多倫多教會帶領聚會時,我分享了這個故事。看到坐在前排左右方有幾位女仕,邊聽邊用手擦眼淚,不知道她們是否也 曾經滄海,勾起了內心一段段難以宣洩的辛酸。但值得高興的是,當李朝悤牧師在埙次証道後作出呼召,竟有二十多位異鄉人,在數百人面前,紛紛站起來,回應那 「不變的愛」的召喚,並昂然地舉起他們的雙手,迎接另一個生命嶄新的開始。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s

Join our newsletter!

Get in touch with us!

Facebook (USA) & Weibo (China)

Like or Follow us through social media. We often update through our vast network. Have a comment or question? Ask away.

Contact Us

Majesty Multimedia

Email: Use Contact Form
Tel: 123-987-6655

Languages


Maintained by ITF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