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証分享

林書豪見証報導

 林書豪要為天國的獎賞而活
柯嘉怡 / 基督日報記者
2011年06月13日12時45分 (PST)

      首位NBA美籍華裔球員林書豪(Jeremy Lin)自去年(2010) 7月份與金州戰士隊(Golden State Warriors)簽約後﹐人氣急升﹐贏得美國華裔社區及台灣NBA球迷的愛戴。在將近一年的NBA生涯中﹐他經歷過成敗得失、榮耀羞辱﹐最終他靠著信仰克服了黑暗的幽谷﹐重新得力勇往直前﹐並真正地領悟到人生的真理:要為天國的獎賞而活。

宋瑞侠受洗见证

我的见证

 

我出生在中国大陆,小时候受母亲的影响知道有神,也跟母亲一道拜过神。到了六十年代,我上了高中,受到唯物主义无神论的教育,逐渐建立起无神论的世界观。几十年来,我生活在这个环境中,一直受无神论的影响,使我脱离了神,不认识神.

 

神 对我个人和家庭都非常关爱。我的孩子,孩子的配偶,我的丈夫都非常优秀,我们的家庭也都很和睦。然而,我却认为这些都是我们自己的聪明才智,加强修养和努 力奋斗得来的。因为不认识神,不知道神是创造万物天地的主,我们人类也是神创造的,我们的一切都是神给的,故不知道感恩,荣耀神,我真的是罪人!

 

亲爱主,牵我手--于箭

亲爱主,牵我手

我叫于箭,今年49岁,是一位在别人眼里功成名就的人。

我 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的家庭。社会的不公和家庭的艰辛在我幼小心灵埋下了发愤图强以改变命运的人生目标。从小学直至大学,我学习优秀,并一直担任学生干部, 是公认的佼佼者。大学毕业,我被挑选至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又有幸被派到瑞典攻读硕士学位。每当看到父母及同学朋友送来羡慕的目光时,我心里着实有一种满足 感和自豪感。

这顺利的一切或者说是一种幸运,使我变得越来越自负,总感觉自己是最棒的, 认为自己只要想做,没有做不成的事情。对于自己的儿子也寄予很大的希望,希望他将来也成为在别人眼里像我一样优秀的人。

但事与愿违。在我不断努力和追求完美事业与家庭生活的过程之中,我突然陷入了一种痛苦之中,有时甚至是绝望。

我和我太太是85年相识,86年 结婚的。我们都有着体面的工作,我是公务员,太太是同仁医院的口腔科医生。在他人眼里,我们的家庭很令人羡慕。但结婚后,矛盾越来越多,争吵不断。我们在 许多方面观点不一,甚至是针锋相对。在教育儿子方面意见也分歧严重。当看到别人孩子学习成绩优异或朋友聚会谈论到其孩子的学习或就读于某名牌大学时,我的 心就深深地被刺痛。

Though I was undeserving, God loved

 Though I was undeserving, God loved me.

(我虽不配神的爱,可是神一直爱着我)

 

Priscilla Chao

(赵焕芝)

 

I place my life in God’s hands

I place my life in God’s hands

耶稣又对众人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翰福音8:12

I place my life in God’s hands

(我把我的生命交在他手里)

Sarah Li 李静远

 

我的见证

我的见证

 

史柏元

 

自幼受“无神论”教育,不信神,也不参加宗教活动。2010年3月来芝加哥探访我的女儿一家,不了4月 底突患危重疾病,住进了医院。这时,芝市华人基督教联合会西郊分会的执事、牧师、会众弟兄姐妹都来关注我的疾病,祈祷。神拯救了我的生命;远在万里之外的 北京市长辛店家庭教会的弟兄姐妹也日日为我祷告。这些至诚的祷告得到了神的允准。神伸出了慈爱的手,大能的手,挽救了我的生命。神的慈爱,教会弟兄姐妹的 关爱,冲开了我的心门,使我走上了重新认识神的道路。就在我病情十分危重,呼吸几近衰竭,血氧浓度极低,精神状态已到了濒临死亡之前的幻游状态,我竟然会 说出:“赶快上呼吸机,还来得及!”这分明是神通过我来默示我的亲属做出治疗选择。

 

一切都掌握在神的手中

一切都掌握在神的手中

刘惠瑜

 

第 一次接触教会是在初中时经由好朋友带领下我认识了耶稣基督。出国留学所就读小城镇里居民大多是基督徒。在他们热情帮助下我渡过了许多的小困难和寂寞的心。 父母的保护和丈夫的爱情,我的一生成长可以说顺利的。一帆风顺的自认自己可以掌握未来,不需要靠主来保护我,我的家人和属于我的一切。偶尔到教会走走,且 对主的心是充满挑战,不信服的。耶稣基督都死了几千年,看不到也摸不着的人,凭什么祂要来主宰我的人生和灵魂?对我而言,那是神话,是不合乎科学理论。几 年过去了,我的心依然抗拒,无法接受神的存在。

 

爱霞姐妹是位虔诚的基督徒,经她再三邀约,某星期日早上坚决不到教会的老公居然点头说陪我到教会“看看”。看什么?我们看到教会里有些弟兄姐妹们无论遭遇 多大的困难,他们脸上充满了对主的信心和信主的喜悦。同时,在好友Simmy和淑贞姐妹关怀、鼓励与指导下,老公和我开始参加冠安弟兄讲解圣经的慕道班。 我的孩子也开始参与教会的活动。几个月下来,我们对耶稣基督有更深的认识,也慢慢体会把自己交在主手中是何等幸福。

 

抉择

抉择

 

朱兰姐妹

 

每位基督徒信主的经历各不相同。有的从小出身在基督徒的家庭,自幼受父母熏陶,信主自然而然。有的是以感情为前导的,信主也不费波折。还有一种是需要克服重重障碍,思考,徘徊,挣扎,磨难。我属于后者。

 

我从小生长在中国,接受的教育是信党不信神。从读书开始就讲进化论,唯物论。那无神论就像打不垮炸不烂的精神枷锁,牢固地禁锢着我的心。今天我做梦也没想到如此顽固的我会信靠了神。

 

爱的种子

            

 曾莹

 

记忆真是奇妙又不可靠的东西!

 

  很多在当时觉得非常重要,以为会铭刻在心、永生不忘的事,多年之后,也如同过眼云烟,遗忘得无影无踪;而在当时不曾在意的一些事或一个小小的情节,回忆往事时,竟会无比清晰地出现在脑海,历历在目。。。

 

  妈妈年轻的时候,有一个常与她往来的朋友,我们叫她:朱大妈。

 

  朱大妈每次来我家,总是和妈妈把小屋的门一关,在屋里神秘兮兮、嘀嘀咕咕讲个不停,而我总是特郁闷的被“差遣”到院子里自由玩耍兼“日光浴”。

 

  终于,有一次,妈妈允许我和她们一起呆在小屋里,条件就是不要告诉爸爸:她们嘀嘀咕咕了些啥。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s

Join our newsletter!

Get in touch with us!

Facebook (USA) & Weibo (China)

Like or Follow us through social media. We often update through our vast network. Have a comment or question? Ask away.

Contact Us

Majesty Multimedia

Email: Use Contact Form
Tel: 123-987-6655

Languages


Maintained by ITFBOX.